“四爷,十三爷。”靳水月上前轻轻屈膝向两人请了安,才道:“你们这是要进宫吗?”

“嗯。”十三阿哥轻轻颔首,一旁的四阿哥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他看靳水月的时候,眼神格外柔和。

“宫里出事了,你们可知道?”靳水月压低声音问道。

“知道。”十三阿哥低声应道,似乎也很怕旁人听到,毕竟宫门口人多嘴杂的,万事都得小心。

“那你们还进宫?”靳水月闻言有些无语了,此刻人人都唯恐惹火烧身,纷纷躲避,他们倒是要进宫去。

“四哥说……皇阿玛应该不会处置太子,咱们若是不闻不问,事后皇阿玛会觉得咱们不顾念兄弟之情,所以咱们要进宫。”十三阿哥倒是没有隐瞒,低声对靳水月说道。

“我告诉你们,现在宫里一个皇子都没有,皇上也正在气头上,你们如今去求情……实在是太冒险了。”靳水月深吸一口气说道。

连太后都不敢给太子求情,只能从侧面去影响皇帝,他们两兄弟难不成还要去给太子求情吗?

太后今儿个给皇帝送茶,又说了许多话,提到了从前的事儿,无非是想唤醒皇帝心中的亲情,皇帝是念旧的人,更是心疼孩子的人,没准就不处置太子了,可他们这是要做什么?

是真的要给太子求情……还是要火上浇油?

“所以……咱们在等啊。”十三阿哥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靳水月闻言正想说些什么,便听四阿哥道:“老八他们来了。”

花衣Evelyn走过初秋

靳水月回头一看,果然看到八阿哥、九阿哥和十阿哥一块来了,还有十四……竟然也跟在了他们身后。

见到这情景,靳水月忍不住撇了撇嘴,这十四也真是的,怎么总和他们在一起呢?他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可是四阿哥啊。

“十四弟方才不是说没工夫嘛,还说他家小阿哥身子不舒坦,他要在府里看着,怎么现在……。”十三阿哥说到此下意识的闭上了嘴,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:“四哥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四阿哥轻轻颔首,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了,但是靳水月知道,某人肯定不高兴了。

他和十三阿哥去找十四,十四不来,如今却和老八他们来了,四阿哥能高兴吗?

换做谁,心里只怕也会不痛快吧。

靳水月可不想和这几位皇子打交道,转身就想离去,却听九阿哥道:“哟,这不是靳家郡主嘛。”

“九爷有何见教?”靳水月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九阿哥笑道。

诸位皇子之中,其实要说长得最好看的,其实还是九阿哥胤禟,不过要分清楚了,是长大好看……而靳水月觉得长得好看一向是形容女人的词儿。

她呢,其实不太喜欢长得太妖娆的男人,可九阿哥偏偏就属于这一类的,笑起来给人感觉都有点邪魅,当然……肯定和娘娘腔不沾边。

“见教可不敢,听说郡主伤了手,可好些了?”九阿哥笑着问道。

靳水月见他盯着自己两眼发光,心中恶寒不已,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若说皇家众位皇子之中,最种马的是谁。非九阿哥莫属了。

这丫的不仅长得好看,也喜欢长得好看的女人,只要是美女……来者不拒。

无论是老的还是小的,良家妇女还是青楼名妓,只要容色过人,他都要。

听说他前些日子才娶了个有夫之妇做外室呢,那可是有夫之妇啊,胆子真够大的。

当然……人家的夫君……应该已经被无声无息的解决了,所以那个女人是成为寡妇后给他做外室的。

不过……九阿哥的外室……实在是太多了。

“好多了,多谢九爷关心,时辰不早了,水月告辞了。”靳水月可不想和他多说话,说多了都让她觉得太腻了,立即福了福身,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“本皇子又不会吃了她,她跑什么?”九阿哥见靳水月健步如飞,上了她的马车,微微有些郁闷的说道。

“谁叫九哥你见到美女眼睛都要落到人家身上去了,谁不怕你?”十四阿哥在一旁打趣道。

“有吗?”九阿哥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们说道,似乎很震惊似得。

几位阿哥见了纷纷摇头,一副别说我认识你的样子。

“嘿嘿嘿……不过……靳家这丫头真是个美人坯子啊,现在年纪还不大,再过两年那可就吓人了,比我家那些都美。”九阿哥嘿嘿笑道,脸上虽然有些轻浮之色,但是眼底最深处却是清明一片。

“九哥你可别乱打主意,前段时间八嫂说了,想给八哥讨个侧福晋,看上了这丫头呢。”十阿哥锤了九阿哥一拳头后说道。

“别胡说,人家可看不上你家八哥。”八阿哥听十阿哥说的大声,面上露出一丝不自然,低声说道。

“我家八哥可是天之骄子,看得上她那是她的福气,八哥,依我看,她如今手都残废了一只,再美也配不上八哥你了。”十阿哥粗声粗气的说道,眼中还闪过一丝不屑之色。

四阿哥和十三阿哥本来和他们离得不远,十阿哥又说的这样大声,他们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我说十哥,人家一个英云未嫁的姑娘,你说这些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。”十三阿哥有些忍不住了,上前冷声说道。

“哟……十三这是心疼了,可惜啊……你当初忤逆皇阿玛,不肯娶兆佳氏的女儿坐嫡福晋,但是人家也看不上你嘛。”十阿哥一脸讽刺的说道。

“你再胡说我可不客气了。”十三阿哥紧紧捏着拳头说道。

“瞧瞧……恼羞成怒了。”十阿哥冷哼着说道。

十三阿哥闻言真想过去揍他一拳,却被四阿哥给拦住了。

“做人呢,就得像四哥一样,泰山崩顶也面色不改,被人欺负到头上也得忍着,这样才有安稳日子过啊,十三你从小跟着四哥,怎么就学不会呢。”十阿哥扫了他们一眼,一边冷笑,一边说道,要多傲气就有多傲气。

十三阿哥闻言肺都要气炸了,他真恨不得把老十都嘴都打歪,看看这厮还嚣不嚣张。

不过,十阿哥本就是众位阿哥中出了名的嘴毒,什么都敢说,气死人不偿命的那一种,和他计较太多反而吃亏。

“十哥此言差矣,做人啊,还得像八哥一样,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,就连对宫里的小宫女小太监也得亲如一家人,这样才能博个贤王的美名啊,十哥你跟着八哥这么多年,怎么也不学学?还是八哥不肯教你?不然皇阿玛怎么说诸皇子中,十哥你脾气最暴躁呢。”十三阿哥反唇相讥道,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他们的不满。

十阿哥闻言气的直跳脚,正想破口大骂,却被八阿哥给拦住了。

“走吧,咱们进宫去瞧瞧。”八阿哥笑着说道,还冲着四阿哥和十三阿哥笑了笑,才和几个弟弟去了。

如今最纠结的要数十四阿哥了,他现在是跟着八阿哥他们去也不好,跟着四阿哥他们去也不行,真是骑虎难下,到最后还是只能跟着八阿哥他们去了。

“四哥,咱们也进去吧。”十三阿哥看着四阿哥说道。

“再等等。”四阿哥轻轻摇头。

“再等就要被那些卑鄙小人抢先一步了。”十三阿哥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
“没事。”四阿哥低声说道,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。

“老十嘴贱,四哥不要跟他一般见识,连我都不跟四哥你抢水月,他们也配?”十三阿哥低声说道,语中带着一丝不屑。

“你啊。”四阿哥闻言看着他,一时竟有些不好说什么了。

十三阿哥闻言嘿嘿笑了几声,不过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其实……他这个人从小嘻嘻哈哈的,性子是再好不过了,本来要娶福晋的时候,他心里第一个想的就是靳水月,可是到后来他发现自家四哥对那丫头在意的很,又观察了好久后,他才放弃了。

在他心里,本就把靳水月当妹妹更多,男女之情更少,他当然不想误了人家一辈子,也误了自家四哥。

只是一开始他有些无法面对,所以才躲着靳水月的,现在倒是完全看开了,仍旧把人家当做妹妹一样,仿佛和从前没有什么变化。

就算不是为了四阿哥,以他和靳水月的交情,也不允许任何说她坏话,否则他就敢揍人,闹到皇阿玛面前他也不怕。

两人又等了片刻,见三阿哥也来了,紧接着是大阿哥,到最后十二阿哥也来了。

“四哥,咱们也该进去了吧,就剩下咱俩了。”十三阿哥看着四阿哥,低声说道。

四阿哥闻言正欲说些什么,却见靳水月身边的丫鬟巧穗小跑着走了过来。

“启禀四爷、十三爷,我们郡主想请二位爷去她的玻璃作坊瞧瞧,不知二位爷意下如何?”

“去玻璃作坊,那丫头要做什么?你确定她是现在要我们去吗?”十三阿哥有些不敢相信,压低声音问道。草莓视频无限次数在线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