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两个保镖的速度太快,动作狠辣,刀锋闪耀,直取李天羽的要害部位。看来,他们是不想给李天羽留活路,想要一刀毙命。

看着这一切,林逸书双眼凸起,嘴巴张得老大,整个人都惊得呆住了。至不远处的柳菁菁,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她捂着小嘴,失声尖叫道:“不要啊……”

然而,事情发展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。李天羽就像是早就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动作似的,在间不容发的空档,他的身体猛地向后急仰,一脚踢了出去,正中一保镖的手臂。那保镖闷哼一声,就别说是继续刺杀李天羽了,连握刀都握不住了。尖刀脱手而飞,射向半空中。

与此同时,另一个保镖的尖刀眼看着就要刺中了李天羽的胸膛。从他的眼神中,分明射出了一股兴奋的寒光,他相信,李天羽绝对逃脱不掉了。即便是不死,也重伤不可。可就在这时候,刀尖距离李天羽的皮肤几乎也就是一厘米的距离,竟然再也刺不下去了。

原来,李天羽的手而先至,抓住了那保镖的手腕。这个保镖可是急了,拼命挣扎着,整个身子的力量几乎都用上了,势必要将李天羽一刀贯穿。至于那个刚才被李天羽踹翻的保镖,也再次扑了上来。

李天羽躺在椅背上,头朝下,脚朝上,猛地一脚扫中握刀的保镖的脑袋。那保镖连吭都没有吭一声,就栽倒在了地上。与此同时,李天羽反手一抄,将尖刀抓在手中,身体翻身而下。后冲过来的保镖只见到眼前一道光芒闪过,紧接着就是感到脖子一凉,刀锋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这一切的动作太快了,几乎光火石下完成,甚至连柳菁菁都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。林逸书可是来了精神,飞身而上,对着躺,已经晕厥过去的那个保镖就是一顿爆踹,叫道:“妈的,你们敢偷袭我妹夫?我看你们是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,活腻味了……”

李天羽轻轻抖动手腕,刀锋滑破了那保镖的皮肤,丝丝的血水渗出,冷冷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那保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大声道:“我们是唐寅的人,我们就是杀了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今天杀不了你,我们还会有人来杀你。”

边的柳菁菁终于醒悟过来,边奔跑边喊道:“李天羽,你不要伤害他们,肯定是误会。”

“误会?唐寅都派人来杀我妹夫了,还是误会?这要不是我妹夫身手了得,早就挂掉了。柳菁菁,我是真没想到,你会是这样的人。”林逸书忿忿地瞪着柳菁菁,看他的意思,好像是要动手似的。

柳菁菁叫道:“李天羽,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异国少女蓝色双瞳清纯写真

李天羽随手将尖刀丢到了地上,拍了一下那保镖的肩膀,笑道:“兄弟,对唐寅挺忠心的嘛!既然你们是唐寅的人,我给唐寅给面子,放过你们,滚吧!”

林逸书张着大眼睛,叫道:“妹夫,不能放走他们,我们应该报警……”他叫唤的是挺欢的,可是又有谁肯听他的话呢?

那保镖也没有想到李天羽会这么爽快地就放了他们,微微一怔,忿忿道:“你总有后悔的一天!”谁的生命都不是大风刮来的,能够安然逃脱,自然是件好事,这要是再坚持下去,才是傻子呐!

那保镖转身就要走,却被李天羽一把给抓住了。他还以为李天羽又想伤他了,拼命挣脱。耳听到“嘶”的一声,他的衣服被撕破。透过衣服,李天羽无意间看到了他后肩处的黑龙纹身,心中不禁一凛,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,笑道:“放心,我没有要伤你的意思。你就这么走了哪行,总要带上你的同伴吧!”

哼!那保镖冷哼一声,将躺晕厥过去的保镖扛在肩膀上,连头都没有回,也没有跟柳菁菁打招呼,很快就消失在了人流中。这时,柳菁菁才过来,解释道:“李天羽,这两个保安是我花钱请来的,才不过一个多星期,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是唐寅的人。你……你没受伤吧!”

李天羽耸耸肩膀,淡笑道:“没事!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,你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反正我们又没有什么损失。对了,这件事情你也别跟唐寅说了,以免他再有什么想法。”

“我明白!”柳菁菁点点头,眼神复杂地道;“那你保重,我……我走了。”

李天羽挑动着眉毛,笑着点点头。旋即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喊道:“柳姐,你也注意保护自己,尤其是……”可惜的是,柳菁菁已经走远了。

一直望着柳菁菁开车离去了,林逸书还有些忿忿地道:“妹夫,我看你就是心太软了,不应该放过他们。从今以后,你就是唐寅的敌人了,谁知道唐寅还会搞出什么诡计。要我说啊!国产色视频直播咱们应该报警,将那两个人交给警察,就算是让他们受受罪也好。”

对柳菁菁,李天羽还有话说,可是既然她都已经开始消失了,就算了,很有可能是自己多疑了。李天羽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笑道:“何必呢?反正咱们又没有受伤。”

“你没受伤?我的心受伤了!”呸!林逸书一口唾液吐到地上,不屑道:“真TMD没想到,柳菁菁竟然会是这样的女人,跟唐寅狼狈为*,就是想害死你。”

“算了,我看柳菁菁不是那样的女人,而且,那两个人也未必是唐寅派来的。我虽然说没有见过唐寅,但是我研究过他做的策划,我相信,他要做什么事情还不至于暗地里下手,这不是他风格。”

“鬼才相信!我劝你可别把唐寅当成什么好人。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夫,你可别有个闪失的,万一我小妹……算了,懒得跟你说这些。说说,有啥赚钱的道道没?帮我指点一二……”

“你以为我是神仙,会点石成金呐!”李天羽没好气地瞪了林逸书一眼,然后脸上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正色道:“我告诉你,我的身份你不能跟任何人说!”

怔了一怔,林逸书问道;“为啥?难道可欣和薛冬娜也不行?”

李天羽微怒道: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你再跟我啰嗦……”

林逸书吓得缩了下脖子,嘟囔着道:“不说就不说喽,我还想跟她们炫耀一下的呐。”

嘎嘎,李天羽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干笑两声道:“我问你,咱们的感情铁不铁?”

林逸书转着眼睛,退后两步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有话就明说,别笑得那么瘆人。”

“借我点儿钱!我过段时间就会还你。”

“这个……多了我可没有……”

“不多!五百万。”

“什么?你当我是银行啊!我哪有那么多钱?我家的钱还不都是在我老爸手里捏着,我和可欣的零用钱倒是不断,但确实是没有那么多……”说着,林逸书见李天羽的面色不太友善,忙又陪笑道:“不过呢?我可以去跟我老爸商量商量,他肯定也知道你的名头,兴许借你个几百万也没问题……”

两个人在这里悄声嘀咕着,浑然没有注意周围人群的变化。等到他们抬起头来准备离开的时候,发现周围站满了人。每个人都用着一种兴奋和激动的眼神望着李天羽,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盗墓贼挖到了宝藏,又像是小孩子偷吃了糖块……

林逸书一惊,叫道:“你们干什么?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,你们……”

人群哪里听他的话,蜂拥而上,将李天羽给围簇在了中间,纷纷笑道:“李兄弟,我们可算是找到你了,不知道浪费了我们多少警力……”

李天羽也是一愣,皱眉道:“你们是便衣警察……”

“你们都让开,兄弟,我也来了。哈哈!”王振东扭动着稍胖的身躯,从人群中挤出来,很是自豪地跟李天羽来了个热情的拥抱。而且,他还故意转了下*身子,那种意思就是让众人看看,他王振东和李天羽的关系,可是非同小可。

果然,围观的便衣警察的眼神中全都射出炙热的光芒,那是一种羡慕,那是一种嫉妒,都希望搂着李天羽的人是自己,那可是多么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。突然间,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:“大小姐来了!大小姐来了!”

众便衣警察的动作很是整齐,立即让开了一条道路。从人群中,走出来了一个美女,一身深蓝色的警服,轻挪莲步,飒爽英姿,嘴角泛着微笑,可不正是戴梦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