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还水泄不通的飞升台,分分钟就空荡荡的,连个鬼影都看不到。

这里没有什么云雾缭绕,也没有什么大气恢弘的建筑,就特么是个玉石铺砌的空地,飞升台在空地的正中央。

远处是层峦起伏的山脉,隐约能看到建筑。

凤辞毫无感觉的牵着时笙走下飞升台。

“刚才那些人是来干什么的?”时笙不解的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凤辞迷茫摇头。

时笙:“……”你丫的是不是仙界的人?

安静下来的飞升台忽然又有了动静,时笙皱眉看过去,还有人飞升?

最近是飞升的好日子吗?

然而出现在飞升台上的却是个很熟悉的身影,叶清秋!

这丫的不是比她早飞升吗?怎么还落到她后面了?

飞升也能整出幺蛾子,女主你牛啊!

萝莉少女粉嫩公主裙大眼圆脸萌态十足私房写真图片

叶清秋也看到了时笙,脸色瞬间难看起来,眸光阴沉,戒备又憎恶的盯着时笙。

就在此时,刚才跑得没影的人,从四面八方冒出来,一窝蜂的围向叶清秋,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,七手八脚的拽着她就跑,眨眼就没了踪迹。

时笙:“……”感情这些人是来接叶清秋的?

女主大人的待遇就是好,就算没了男主,还有这么多人来接她。

时笙不知道,其实这些人大多数是来围观她的,只是因为她和凤辞站一块,他们哪里敢围观。

“你想住哪里?”凤辞认真的问。

“还能选?”仙界这么人性化?

凤辞笑了一下,霸气的道:“你想住哪里,我就给抢哪里。”

时笙:“……”

我想住仙帝的仙宫!

“你住哪里?”时笙怕自己说出来,凤辞真的会带她去抢仙帝的仙宫,然后她飞升的第一时间就特么扬名仙界了。

凤辞目光闪了闪,谨慎又小心的问:“小殊……想住我住的地方?”

“不行吗?”这话问得都不像是凤辞了,他平时那是恨不得把她全身上下都贴上凤辞专属,怎么这会儿……

时笙狐疑的看向凤辞,身为大反派,不应该住得特别差吧?

凤辞抿了抿唇角,眼底有些挣扎,最后他还是缓慢的点头。

到地方时笙才知道,这哪里是住得差啊!

根本就是没法住嘛!

尼玛荒草都一人高了,房子呢?别说被荒草给盖了?

本宝宝现在去抢仙帝的仙宫还来不来得及?

“小殊……”凤辞小心翼翼的看着时笙,“我明天就去抓几个人过来给你建一个宫殿,最大最漂亮的那种。”

时笙无力的摆摆手,“你以前都是一个人住这里?”

地盘是很大,但是这里根本就不像是常人待的地方,外面的环境也极其恶劣。

凤辞垂下眼睑看着,低低的应了一声,“嗯。”

时笙微微偏头,正好看到他的线条完美的侧脸,他唇角微抿,目光低垂,看上去略显孤寂。

时笙踩着满地的荒芜,走到他跟前,执起他的手,轻轻的道:“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。”

……

凤辞说抓人来建宫殿,时笙第二天还真看到一群满脸忐忑又惊慌的人在干活,仙人修宫殿,自然不像凡人,基本都是用法术,一个宫殿几个时辰就弄好了。

凤辞也不知道去抢了什么地方,整个宫殿的摆设看上去非常的华丽。

被抢了众仙君:“……”

宫殿并不大,前面一个大殿,旁边有两个侧殿,后面就是一个卧室。

时笙和凤辞睡习惯了,倒也没觉得一个卧室有什么不对劲,但是她总觉得那张床有些不对劲。

“这是什么玩意?”时笙伸手摸了摸,瞬间收回手。

尼玛,好冷!

“千年玄冰。”凤辞眨巴了下眼,“小殊是冰灵根,睡在这上面有助你修炼。”

是这样吗?

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!

到晚上,时笙总算知道哪里怪了,她现在根本就没办法抵挡这床的寒意,但是凤辞躺在旁边就跟个火炉似的,她下意识就要往他怀里靠。

时笙揪着凤辞的衣襟,冻得哆嗦,“你故意的是不是?”

她体内的那些火是没有温度的,但是凤辞身上的有,他身上格外的暖,让她非常想要亲近他,触碰他……

凤辞无辜的眨眼,“我没有。”

没有你大爷啊!

时笙咬牙,瞪了他好一会儿,最后没办法,缩回了他怀里。

凤辞心满意足的抱着时笙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,最后又有些不满足,摸索着唇角亲了下去。

时笙被亲得猝不及防,本来还有些寒意,被凤辞那么一亲,忽然就没有了,时笙愣怔了片刻,任由凤辞一点一点的深入。

直到她感觉到身上有只手在点火,她才回神。

凤辞不知什么时候压在了她身上,她愣愣的盯着凤辞放大的俊颜。光线并不是很亮,但足以看清凤辞脸上的表情,他微微闭着眼,长长的睫毛轻颤,神色虔诚如同信徒。

在他心里,把自己当成什么了?

时笙忽然有些迷茫,她目光越来越空洞,就那么躺着,任由凤辞作为。

“小殊?”凤辞抬头,对上时笙没有焦距的瞳孔,有些无措,“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?”

她一点都不回应自己。

时笙瞳孔慢慢的聚焦,最后落在凤辞脸颊上,她声音有些嘶哑,“凤辞,在你心里,我是你什么人?”

“你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凤辞没有丝毫迟疑,“我希望和你永远在一起。”

你是我最重要的人……

最重要啊!

时笙眸光又开始放空,瞳孔中明明印着凤辞的身影,可是却又像是在透过他看别的东西。

那里面的凉薄,看得凤辞心惊。

“小殊,小殊,你别这样。”凤辞从时笙身上翻下去,紧紧的搂着她,“你不喜欢我不这样就是了,小殊……”

凤辞的话还没说完,时笙突然就翻身压在了他身上,在他惊慌和疑惑的视线中,主动吻住了他,她的吻携着狂风暴雨般的侵占欲念。

凤辞身子僵住,暗红色的瞳孔中闪过一缕嗜血,旋即就被无限的柔色掩盖,他呼吸微微加重。

殿外月光正好,树影婆娑,寂静无声。

殿内春光无限,人影交叠,一室暗香。

*

扫黄了扫黄了!

请自行脑补,脑洞不够的……

哈哈哈哈那我也没办法。

来投票票啊!!

小天使们不要怂,用票票来疼爱我!聚宝盆盒子直播官网,破解盒子直播app